23.4.17

《公仆得奖也有轮流制》

        大家想必知道,有公务员的各部门机构,每年都会设立年度表现奖(ANUGERAH PERKHIDMATAN CEMERLANG )奖励那些表现好的员工。这个制度原意是好的,鼓励员工努力工作,尽心尽力,争取这份荣誉。
        然而,如今我在教育界看到的情况就是:不管你努力不努力,只要你还不至于太差,总会轮到你的。这样一来,学校就会出现一种情况:如果今年拿了奖励,你就必须预知,在短时间内不会再轮到你,所以你要是稍有怠惰,也无伤大雅。最让人愤愤不平的是:有些教育工作者不尽育人的责任,迟到早退,懒散无礼,偏偏又是得奖人!你若质疑,有关方面一般就会说那是因为“轮”到他了。如果,这种奖掖是以“轮流”方式奖赏的,那又何必刻意做评估?跟着名单发放不就好了吗?
            有人说,轮流是为了封住别人的嘴巴,免得被人闲话。我一直觉得,赏罚分明者才能得人心。如此不分是非,甚至有人以它为“条件”来接下某一些执行任务。那么,这种奖励还有意义、还有激励的功用吗?
我们知道,每一个人都需要被肯定。但是,肯定的方式未必要如此。这样的奖掖,会让有骨气的老师嗤之以鼻,不屑刻意表现,觉得拿到了也没有什么值得光荣,毕竟就是“轮流制”而已。当然,凡是都有例外,有人因不善于卖弄乖巧,不能得上司心,故就算尽责努力,也不会被看见,永远被后来的新人取代。于是,一等就是十年时光。这时,你若稍有不满的嘴脸,别人又会告诉你:总会轮到你的,放心。然后,你又再被巧言令色者跨越。
慢慢的,大家对这个奖项也没有多大感觉了。若拿到的话,只会说是幸运之神眷顾,嘻嘻哈哈请大家吃一餐,奖励也所剩无几了。于是大家又风风火火等下一年的莅临。
倘若一个奖项的存在,已无法给人带来荣誉;如果上司在考量该给哪一个职员是以“轮流”方式遴选的话,那我觉得,它存在的作用已经不大了,因为它既无法激励人心,也不是可让得奖者引以为荣的事了,因为它只是“你肯定达到指标” Anda Pasti Capai [APC])的代称而已,那是多可悲又可笑的事啊!

此文刊于23/4/17 南洋言论版

20.4.17

《中六的从前与现在》

            70- 80年代,中六是长辈口中的“11号”。有机会在“九号”(SPM)后继续念11号的人,当时真的不多。所以村里要是有谁家孩子读到11号,就是人人赞叹的书香世家了。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中六生似乎已被如春笋林立的私立学院给抢去了。中六的考生人数更是节节下降,从2012年的5万多考生跌至2016年的4万多考生,跌幅可谓惊人,也让人不禁担心这大多是非土著学生的教育体制还可存活多久?
说真的,现在大部分学生都有一种想法:读中六是浪费时间的事,加上私立学院不断推出奖助学金计划,所以一般上家里环境中上的,都会一窝蜂的往私立学院去,图考取一张越洋大学的文凭。于是,留下来读中六的,一般就是成绩不够标青,无法进入政府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或者是环境中下者,抑或是不知道自己的兴趣方向的学生。
据我所知,现在中六课程以学期制进行,但是课程内容与难度与政府预科班相比,中六课程就显得深涩难懂。要学生在中六三个学期里拿到总平均3.90或以上,是十分困难的。课程有难度,锻炼学生的逻辑思维、分析能力,其实也不是坏事;坏就坏在这中六课程与政府预科班的课程程度一比,预科班的课程就显然容易多了。所以,一般上被录取去读预科班的华裔生,只要努力一点,要拿个4.0,然后进入属意的大学是不成问题的。然而,当这些中六生要与读政府预科班的华裔生争取分配给本地大学非土族名额时,难免就会因为成绩略逊色而失利。于是,读中六,对他们而言就是浪费时间了。比较的心理是会让人不平衡的。中六生一般读得辛苦,到头来却还是一场空,这是情何以堪呢?
故此,笔者希望政府可以在未来的大学名额分配方面稍作调整,以期顾及这群寒窗苦读一年半的中六生,别让他们有“终究不得志” 的遗憾。中六,既为政府部门的一个教育体制,我绝不希望它最终沦为“浪费时间”“吃力不讨好”的代称。
从前,读中六,是荣誉;祈愿如今,读中六还会是大家向往的一种升学管道。它的存在是不可否定的,至少它让中五毕业生多一年的时间去思考自己的未来定向。最重要的是,它是被国际承认的,读完中六的学生出路也比较广。所以,不管以前还是现在,中六绝对是有其存在价值的。
此文刊于20/4/2017 南洋言论 版

2.4.17

《为什么要救青蛙?》



            前两年因为教育部的青蛙计划(VLE Frog)未加善用而被质疑滥用公币的事情,到了今天,其实尚未结束。大家大概无法想象,教育部为了要证明它在教育界的功用,事发时,用强硬手段要老师及学生挤进青蛙池游动,但因为网速如龟,结果效果不大。后来,又再花一笔巨款,给全国老师一人一台“也是(YES)”手机,还提供移动数据,务必要老师们入池活动。
首先,该电话触屏反应迟钝,按一个字母,常要按几次才行,这姑且不说。单说老师拿了公家一个电话,条件就一大堆了,其中包括若电话不见得报警,作出赔偿;一旦老师退休或停职必须原壁归赵,还必须连盒子连塑料袋都一并归还。换言之,你拿了电话,你必须找一个地方让装它的盒子及说明书‘住’。如果你嫌麻烦,不要拿,也不行,相关部门喻令所有老师必须拿,然后签同意书。这简直就是变相的威胁。有些老师,拿了电话,为省麻烦,直接把它冷藏起来,完全不用。试想:你用或不用,数据费还是得按月还啊!这还不也是浪费?
再说,电话的寿命有多长?有用过智能手机的人都知道,短则2,3年,长则7,8年,电话就得报销了。那些还有十多年才退休的老师,到时恐怕是要还手机的尸骸了吧?
老师们有了电话,当局发现学校的整体使用率还是不高,就展开由上而下的施压活动。(有时,我很佩服老师们的服从性,只要指令一下,总是乖乖就范。)于是,学校把所有要老师填的表格放上青蛙池,要求老师下载填妥,再上传,图增加青蛙池的使用率。对我而言,这种做法既不实际,又浪费时间及资源,因为就算老师填妥,上传了表格,大部分老师还是会怕电脑系统出问题,打印收藏,这就造成纸张的浪费,与原本的鼓吹的使用网络,节源环保的理念背道而驰。
有鉴于如此救蛙行动,犹未见效,于是又喻令老师每一两周,在青蛙池里设计功课让学生入池完成,作答后再上传答案,让老师批阅。好,这本也不是坏事,问题是学生可以不可以叫人帮他完成再上传?如果学生真做了这样的练习,老师也花时间批改,练习本上的功课自然会减少,这是正常的事。这时,学校又有另一套机制检查老师给学生的功课练习是否足够,练习本上练习不足还要被责问。到头来,这网络练习就显得多余,只是浪费老师的时间精神而已。又有人说可要求学生把功课打印出来当作证据,这样网络教学节源的意义在哪里?我一直不明白,这些功课本来就可以在老师进班当面要学生做的事,却偏要通过网络来进行,不是多此一举吗?
为了救蛙,大家都在做没有贡献、没有效率的事。因为做了和没做,对于育人的成败是没有关系的。当老师为了网络工作而无暇教会学生该有的道德情操,这样的“救蛙”行动,还有意义吗?

此文刊于2/4/2017 南洋言论

21.3.17

《走,一起上学去?》


   最近,在学校的周会上,进行了一场可谓“别开生面”,也让我“大开眼界”的推介礼——即《走,一起上学去》(PROGRAM JOM KE SEKOLAH)。据悉,这活动是全国性的,由全国警察总长开幕后,喻令全国中小学在校进行推介礼。
然而,让我讶然不解的是:曾几何时,上学读书已经成了一种口号,需要大力鼓吹,像旅游局在招揽游客一般需要打广告了?
    从前,读书,是难得的因缘,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读书或好好的读书;现在,孩子们都太幸福了,不喜欢读书的学生多的是。然而,许多孩子还是被父母逼着到学校,于是,逃课率增加了,校园“滋事”份子增加了。大家又不免把矛头指向老师或教育制度的缺失。接下来,又进行一堆让人“啼笑皆非”的活动。
      在推介礼上,有个警官代表全国总警长前来演讲,希望学校及老师提供良好的环境让学生喜欢到校学习。我不知道,也不愿去估计,到底多少学生因为这样的推介礼,而懂得了学习的重要?我略问了几位学生,他们也觉得很可笑。如果一个这样的推介礼能起作用,那么我们何必花时间去进行教改?
      学生不爱到校,或者不爱学习,除了是家长校长,甚至是学校教育部爱看绩效之故以外,最重要的是,学校在他们眼中,不是天堂是炼狱。如果遇上老师缺席,他们反而会很开心。这与以前的学生“负笈从师,不远千里”或“俯身倾耳以请”的学习态度是相差太远了。
今日学生学习态度是问题,老师的教学态度也是问题。老师一致认为多给功课,就是学生进步的基石。于是,学生有做不完的功课,老师有改不完的作业。教与学成了一片红海。试问:谁还想上学去?就算是老师,也有许多觉得到校上课是很累的事儿!
韩愈说: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者也。一切以传授道理为先,过后才学知识。孔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一个人没有道德修为,就不必教他学问。教会了无德之人学识,只会贻害人间。古人又言:“力有余而学文”,有了道德的力量,才认真的学习。这是不变的真理。
然而,我们今天的教育,从幼儿园开始,(也因为家长怕输,家长怕输又是上一代没有教好他们德行的重要)就重学识多于道德修养。所以,我才说这是根本的问题啊!如果今天大家仍不改变,大家还只是看绩效,再多的推介活动,也只是一阵清风,转眼就逝啊!

此文刊于15/3/17 南洋言论版

11.3.17

《读一本书》



      最近,一直在推动学生阅读《读者》这杂志合辑。我告诉学生:生活有太多负能量,日子过得太累时,我们就可以通过阅读,让心灵得到片刻安宁。有一个学生立刻告诉我她去年买的那本都还没看完!我微微一笑,说:一本像《读者》的书,不需要看完,随手一翻,哪个标题吸引你,就看那篇。
 
      学生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我于是说: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其实与读书也雷同啊。曾有人说:每一个人的一生就像一本书,书的内容如何得靠自己认真写完。故此,我们若希望自己的那一本书是精彩吸引人的,就要不断的充实自己,而阅读是不二法门。
我们与人交往,就如同在看别人的那一本书。看别人的书,则不需如此细腻。别人若有些不堪的过往,如果他不愿意回顾,我们也不必强迫他翻开过往的那一章。有时,我们美其名是要帮人治疗原始的创伤,让她活得更好,但是大前提是他必须愿意。如果他不愿意,又何必让她陷入过往的痛苦中?埋葬那段故事不是更好的选择吗?人与人之间,交往以后,注重的是未来,实在不必把别人的过往一页一页读完,更不需擅自作注脚(批评),让人难堪。说到底,我们也许也只是别人书本的一个章节。既然如此,当我们失去朋友时,又何必太过纠结,抑或痛心难过?那只不过是我们人生这本书中的一个跌拓,是让我们人生更精彩的情节而已。换言之,人生不长,“是日已过,阳寿即减”,不必要花太多时间在懊悔的苦恼上。看别人的书,也不需看完,该看、想看的就看;若看不下去,就表示那本书、那个人不太适合你。如此而已。
这时,有另一个学生又说:
老师,我们看书,没有这样想的啦!而且,我们的功课多,根本没有时间读书。
我看着他们,什么叫没有时间?尚未开始,就已经认为自己会没有时间,其实就是先打退堂鼓啊!就算今天你要与人交往,也必须踏出第一步,从陌生到熟悉,更需要时间的滋养。读书阅读也一样。同学们:就从每一天15分钟开始吧。只要坚持30天,就会看到不一样了。是怎样的不同,因人而异,你要开始实践才会揭晓。
适逢四月二十三日是世界书香日,我于是在这天的两个月前,要学生抽时间好好读一本书,过后做一个“内自省”的工作,再和我分享他们的心得。
由衷希望他们都可以做到。

此文刊于10/3/2017 星洲《星云》版

19.2.17

《闹市的螺丝坠下》



                                                                         
            日前,在面书看到网友发了一则短诗,我挺有感触的。诗如下:
一颗螺丝掉在地上
在这个加班的夜晚
垂直降落,轻轻一响
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就像在此之前
某个相同的夜晚
作者是许立志,中国90后,于24岁大好年华坠楼身我于是略看了他的其他诗,虽然他不是名人,但每一句诗,都反映了一直被忽略的哀伤,一直到他死后。

人生,到底有多少的悔不当初?或者对别人无意造成的伤害,逼到要当事者用生命来做一个彻底的解释?我不晓得。

看了这样的诗句不到两天,我一个身在邻国的学生,也在面书写了一则悼文。哀悼内容是写一个16岁的生命因为害怕面对考试的结果,而在成绩放榜之前一晚,从高楼坠下,了结一生,仿佛在控诉,也仿佛在解释。成绩是好与否,在没了生命以后,还重要吗?他也许把父母亲要的,最好的成绩交到了他们手里,然后他自己选择了离开。我不知道,坠下的那一颗螺丝,有没有懊悔,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每一个人都是世界的一颗螺丝,那么这颗螺丝肯定没有放到对的位置,所以选择了离开。

倏地,我想起某人说过,都市是钢骨森林,那每一个住在里面的人,大概就是都市的螺丝了。螺丝一颗一颗的坠落,没有人去了解螺丝何以坠落,大部分的人都在为坠落的那一颗螺丝发出了慨叹。甚至一些人还说:“死都有勇气了,为何没有勇气活?”我直接感受到这句话中的不屑及蔑视。螺丝钉铁定会这么想:是啊,我掉了下去,有什么关系?楼不还是一样屹立不倒?

然而,我现在无法肯定的是:当不断有新螺丝选择坠落,那些老骨头老锈螺丝,是否还能撑住这栋社会大楼?

每一个人都会有忧伤的时刻,不管他们用什么方式表达,我们都必须让这些新进螺丝知道,他们很重要,所以必须经历风雨煎熬,绝对不是用高压手段否定他们的感受,或者以长者的身份说:你爸、你妈、你老师、你老板……的压力更大呢!这样的说辞一出,我敢说,那颗靠近悬崖的螺丝会向前踏一步。因为,我也曾站在那样的悬崖。于是,那一个夜里,我脑海迸出几个句子,而我,不敢说:那是诗。

人是一颗颗螺丝
放在对的空间
才不会因为
太松 站不好
太紧 而窒息


此文刊于16/2/2017 《星云》版

12.1.17

《布克梦精灵》


            老人坐在屋外的凳子上很久了。没有人理会他。
            这时,一个黄头发的小男孩靠近老人,老人看见他,眼睛亮了起来,仿佛看见了让人兴奋的事物。然而,在小男孩开口说话的那一刻,老人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他完全听不懂小男孩在说什么。他只是对着他傻傻的笑。
            小男孩应该是觉得无趣,一会儿就走了。
            “喂!刚才孙子和你说话,你怎么不回应一下?”一把声音响起。
            说话?刚才那个男孩?我的孙子?和我说话?我没听见啊?一连串的问题从他脑海里升起。他缓缓的回过头,看着那个三不五时就和他吵架的老伴。这个人五十年不变,就是说话又急又快,血压心脏都不好了,还是不会改变一下。
            他刚要说些什么,刚才那个小男孩又从老伴身边冒出来了。老伴和他好像还可以沟通,两个人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他听不懂的羊肠话。他又把眼神望向远处,仿佛在思考什么。
            “喂!”又是老伴的声音。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不叫他的名字了。十几年前,她还会跟女儿一样,叫他“爸”,现在女儿嫁人了,她就整天“喂喂喂”地叫他,好像叫外人一样。他也不计较,任由她,她高兴就好,就不过是一个称呼。
            她走到身边,给他看手机上的屏幕。通过手机,他看见了一只精灵一样的卡通,在他的脚下。他望望自己的脚边,什么都没有!他惊吓的叫出声:“鬼?”
            “鬼你的头啦!这是精灵!可以抓的。”她不知如何拿了个像球的物品,然后成功捕获那只精灵。这时她的样子竟像个小孩一样兴奋,大声用羊肠话说:“布克!快来,奶奶抓到了!”小男孩走出来,两婆孙开心的对着手机屏幕,谈论着。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游戏,反倒是对这个叫“布克”的男孙感兴趣。据老伴说,这是我的孙。可是,这孙是怎么来到我家的?怎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他摇摇头,想不清楚,也不打算再想了。
            “爸爸!你想起我是谁了吗?”一个中年女人来到身边。
            他抬头望着她。嗯,很面善,但不知道是谁。他笑笑,没有说话。
这时,老伴又走过来了,“女儿,不必问他了,他已糊涂,不认得人的了。单单是你的儿子——布克,他就问了几十次,那小男孩是谁了。”
中年女人脸上露出一丝难过,叹了口气,说:“妈妈,我过两天就要回英国去了,最快也要明年才会回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和爸爸啊!”
他看见老伴点点头,眼角竟然有泪。他心疼了起来。老伴难过了?他说过这一生不会让她哭的。自己又做了什么?怎么又食言了?旁边的中年女人是他们的女儿?当年爱哭爱闹多病痛的女儿?他敲敲自己的头,站了起来。
这时,小男孩先跑了过来,手上拿着一台手机,荧幕上显示的画面和之前老伴给他看的画面几乎一样,只是没有精灵。小男孩把手机给他,他很自然的接了过来,小男孩拉着他的手,往操场走去。
走着走着,他望着手机,突然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只黄色的卡通。他脑袋灵光一现,那是女儿小的时候,他陪女儿看过的卡通人物——皮卡丘!
“皮卡丘!”他喊了出来!小男孩开心地抱着他,教他抓精灵的方法。虽然他听不太懂布克的话,但通过示范,他也知道如何玩这款游戏了。
那一个傍晚,那一个小时,他与布克一起寻精灵,是极为愉快的时光。他好像开心地笑了很多次。在远处望着他们两爷孙的老伴与女儿,也露出了笑容。
两天后,女儿带着布克回英国了。老伴每天会陪着他,在屋外的操场上散步,有时会玩男孙教会他们的手机游戏——《布克梦精灵》,一起抓那些可爱的精灵,一起述说几十年前陪孩子看卡通的美好回忆。
“是的,这几个星期,你爸的情况好多了,他会主动和我说话了,有时还会说起你小时候的事呢!嗯,好的,你有空就记得要回来哦!”
夕阳西下,我看见一对老夫妇,手拉着手,一起在公园散步。有时,他们会拿出手机,和在公园里抓精灵的年轻人对话。说着说着,年轻人也不自禁地坐在草地上,听老人讲当年看的《布克梦精灵》的故事情节。


此文获得  第5届全国华文微型小说创作比赛 入围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