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9

如果可以散养老师


日前,无意间在网上看见一则视频,是北京市昌平区城关小学校长受访的片段。据知该校表现各方面佳,学生老师的精神轻松自在,校园处处散发正能量,欢声笑语处处闻。采访者问及校长才用了什么方式管理教师时,那位看来慈眉善目的校长只说了两个字“散养”。

校长所谓的散养,就是让老师精神轻松,有什么问题,大家互相帮忙、协调一下。有时,老师需要早退迟到,大家也互相理解一下。这样的校园氛围,自会在教师心中升起责任心,教课时会更努力及尽责。试想:有如此体恤自己的上司同事,一个人还会故意缺席散漫,让学校问题增加吗?肯定不会!

我们都知道,放在圈外饲养的禽畜,一般比较有活力。同样的,在乡村长大的与在城市成长的小孩,活力与抗压力就有很大的不同。以此类推,不被各种报告禁锢、不被各种流程监管的老师,抗压力也会比较强。像中国那个校长用的散养教师方式,除了让教师间互相帮忙及协调之外,也不要求老师写一堆对教学成果没有帮助,且被称为“无用功”的教案。校长认为教师的精神放松了,教课时自然会散发快乐的分子,进而影响学生乐观积极向上,教学成果自然就会提升,根本不需要做所谓教案。这样的制度、这样的领导,该是我们马来西亚多少教师的梦想啊!

反观,我国的教育制度几乎全面机械化,教师做了什么,都不止要提呈报告;老师们也不被允许有个性化的思维,必须全盘依据教育部定下的模板塑造学生,以期符合规范,达致官方的要求。如果有哪一位老师不愿根据指令做事,就会有一条大枷锁压下来——“违抗指令”(ENGKAR PERINTAH!最后,愿意不愿意,老师们也只能乖乖听话做事。教师被物化成工厂,以生产官方要求的模型,肯定无法培育学生的个性发展,甚至教师本身因被要求照章行事而完全失去个性!这样一来,我们还能期待教师有创新思维,敢想敢说敢改革吗他们教导出来的学生还会有自己的想法吗?答案不言而喻。

所以,当我们面对一系列诸如以下的问题:教师需要被迫上诚信课吗?教师会弄虚作假吗?教师会意气用事吗?教师会故步自封吗?教师会自以为是吗?

我的答案是:如果我们可以散养老师,老师内在的责任心自然会茁壮生长,以上所有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我始终认为,内在自我管制永远比来自第三方的外在管制来得有效!

此文刊于 2/6/2019 南洋言论版

7.5.19

《当STPM碰上预科班》


           日前,教育部长确实今年预科班(MATRIKULASI)的学额将从原来的两万五个增加至4万,土著非土著固打依然是90:10。这,算是喜讯,还是另一个让中六生更难进入本地大专的噩耗呢?
 
            在我的年代,预科班是土著的专利。我们非土著,若想进入本地大学,就只有乖乖读中六,考好高级教育文凭(STPM)。后来,预科班开放10巴仙给非土著了,进大专的非土著就以预科班非土著为主了。要知道,预科班的学生,只要稍作努力,4.0是到处都是的。如果去拿中六学生读的课程与预科班一比较,就可以看出何谓难与易了!换言之,要是非土著幸运被选入预科班,一般上拿个4.0是轻而易举的事。相对来说,别说要在STPM考个4.0,要拿个3.5也不是太容易的事。

两年前,女儿进不到预科班,为进国立大学,只好读中六。课程难,师资不足是最大的问题。等到成绩公布以后,虽拿到3.0以上,申请国立大学却杳无音讯。于是,我亲自到一间临近的国立大学招生部询问。有关的职员告诉我,学额必须优先给预科班学生。原因是他们大部分都有4.0的成绩,而且也去不了别的地方,因为私立大专院校不会承认预科班的文凭!我听了,吓了一跳,他们这是官官相护,还是说明了预科班本身就是一个错误?而今,政府决定增加收生人数,表面上仿佛也提高了非土著入学人数,但同时也霸占了大部分要以中六成绩入国立大学学生的机会。

我们的教育部长在宣布任何新政策时,应该要看看其长远的影响,而不是仓促下令,像玩泥沙一样。增加预科班学生不是不好,问题巫族真的有那么多人选可以入国立大学吗?还是,接下来政府打算拉低成绩的需求,以便填满学额?非土著优秀生,就算他们被预科班录取,也得在里头与其他同学争取本来就有固打的大学学额;而那些被迫读中六的非土著,情况不是更不乐观吗?

增加了预科班学额之际,大学的学额也必须增加。否则,大家“争破头求进大学”“优秀生进不了国立大学的”的事件还是一样年年会上演的。

——————————————————————
此文刊于南洋言论7/5/19

26.4.19

《当手机还是“禁品”》


          在马来西亚,教育似乎是一个很好玩的园地。很多事物都仓促决定,给去执行的人,即教师来个措手不及。一般新政策推行后,大家都抱着“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再看如何补救”或“再看看如何改善”的方式运作。老师们常为这些“不知该如何解决的问题”而焦头烂额,心慌意乱。由于一开始就没有完善的计划,出现纰漏时就临时补救,遭殃的只是学生而已。
 
放眼看去,我们新课程纲要是如此;中三的考核方式也是如此。之前,学生穿黑鞋白鞋的课题已引起厂家反弹;近日,又有惊天地、泣鬼神的献议出来了——让学生用无现金方式到校买食物!笔者一看见这建议,只能报以摇头叹息啊!

首先,学生是禁止带手机到校的。原因是说手机乃贵重物品,带来学校也许会造成更多校园偷窃事件。现在,又献议让学生使用“扫描及付费”(SCAN AND PAY)的方式买东西,那不是自打嘴巴吗?学生带钱到校吃东西,若不见的钱财,最多也是一二十令吉,总不会多至几百或上千元的手机吧?一旦手机失窃,学校老师做侦探调查的工作恐怕就更繁琐了。停卡或停程序的工作,将由谁负责呢?是学生?老师?还是父母?如果说中学生尚可保管财物,但是小学生怎么办呢?现在小孩丢三落四的还真的很多呢!

后来,有人说,用类似“一触即通卡”的方式应该可以避免小孩在校钱财被偷的事发生。然而,卡难道就不可偷吗?它和现金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是换个方式存在而已。倘若孩子们无法妥善管理自身财物,不管是让他们带卡带现金或带电话都会有遗失的时候。换言之,回到重点,教好孩子自身的道德修养,不去偷别人的东西,远比运用科技来图方便更为重要。


此文刊于8/4/19 南洋言论版